一个忙着画画的段子手



主要写(hua)国漫相关同人,爬墙成瘾

【追光者】

玉碧,主玉,超级温柔的小师叔

原背景

巨能ooc慎入

文采不够字数来凑!


    张楚岚身上有种特殊的味道,像是皂角、松木和被晒得热烘烘的被子,凑近时叫人身心都温暖。偶尔他会笑得一派明媚,黑沉透亮的眼睛极璀璨,和他身上的味道一样,叫人联想到光。

    认识张楚岚后,张灵玉就喜欢上了看阳光自天际撒下的模样,冲开阴翳的光有种凌然的美感。

    “我不接受!你这算是哪门子的道歉啊?”

    偶尔,张灵玉会想起那个在罗天大醮演武场的午后。日光正好,他却浑身发抖,从四肢百骸冷到心底。水脏雷在脚下汩汩流动,最肮脏和不堪的东西无所遁形。“最糟糕的人是我。”一字字吐出的话如利刃,审判着罪孽,凌迟着自己。是在那时张楚岚说出了这句话。他怔怔地看着他,少年嘴角上勾,一点点扬起了开朗的笑。

    日光氤氲,张楚岚站在那里滔滔不绝,说小师叔你这算什么道歉啊,知不知道你这是饱汉不知饿汉饥。开玩笑时他发丝凌乱,嘴角还有被揍出来的淤青,明明是狼狈不堪的模样,笑容里却带了一个世界的阳光。

    他让他圆滑一点。
   
    张灵玉忽然平静了下来。他是龙虎山的灵玉真人,张楚岚会“小师叔小师叔”的叫他,声音扯着的甜。他是这样连他都厌恶的张灵玉,张楚岚也会像个老头子似的念叨,说小师叔你太傻了要圆滑一点。

    糟糕的过去也好卑劣的内心也罢,都不重要了。

    他看见,有光突破了厚厚的云层的封锁,驱散了整个世界的阴霾。他微微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 但他不知道的是,这束光在照亮黑暗的同时,以一种不容置喙的姿态闯进了他的心底,铭进了他的生命。



    自打老天师宣布要举行罗天大醮的时候,张灵玉就做好了再碰到张楚岚的准备,所以看到那一头标志性的马尾并未觉得意外。只是在张楚岚笑得一脸灿烂,边叫“小师叔”边向他走来时,转身走开,把人忽略了个彻底。

    张楚岚跳脚:“我特么哪里招惹他了!”

    徐四在一旁闷笑,说楚岚认了吧人家就是看你不爽。

    张楚岚磨牙,声音阴测测的:“毛主席爷爷教育我们要懂得知难而上。”

    张灵玉耳力极佳,虽走出了十步开外,但还是把徐三和张楚岚的对话全部听了个清。他皱眉,觉得后背有些发凉。

    张灵玉没有想到张楚岚当真是言出必行。
   
    自那日后,张楚岚闲来无事就去他面前晃,“小师叔小师叔”的一叠声的叫他,像是没有看见张灵玉冰封十里的脸色。

    倒不会死缠烂打地纠缠,只是喜欢招惹张灵玉。张楚岚说小师叔我今天去看了诸葛青比赛,这异人姑娘们的梦中情人估计不再是你了;小师叔你们龙虎山的师姐师妹们一个赛一个温柔,这风水宝地怎么就养出了你个不理人的怪胎。

    ——实在是贱得发指,偏偏还识时务。一看张灵玉额上青筋都快炸成触角了,立即起身告辞,不带半点含糊。

    那段时间,张灵玉得天天喝绿豆汤清肝火。

    张灵玉修养好不会赶人,但他迫切希望出来个谁拦一拦这个祸害,否则迟早有一天他会死于高血压。他就纳闷儿了,看门的老大爷不拦张楚岚,任他这么逛自家后花园似的逛天师府吗?

    事实上,张楚岚长得眉清目秀的,笑起来也是个阳光小帅哥,再加上嘴甜,很快,连张灵玉门前扫地的阿姨都被他收买了。

    不仅不拦,看到他还乐呵呵地招呼:“楚岚又来看灵玉真人了?”

    张楚岚也不矜持,笑眯眯的:“是呀。”

    龙虎山漂亮师姐妹们私下看张灵玉的眼神都带着一种诡异的哀怨。

   

    今天是张楚岚的初赛。对于他的出线,张灵玉其实不算意外。张楚岚实力算不得顶尖,却绝对不弱,只要不对上那几个棘手的,进入复赛没有悬念。

    然而这世界上最长的路,是张楚岚的套路。

    张灵玉打开院门时震惊了,门口齐刷刷一排龙虎山的师兄师弟,看着他的目光有如在看亲爹。他们绘声绘色把张楚岚惊天地泣鬼神的不摇碧莲描述了一遍,群情激奋神色哀戚,只希望张灵玉替天行道去拍死张楚岚那个贱人。

    张灵玉不懂,张楚岚明明有实力,为什么要用这种手段进复赛。

    不懂归不懂,但张楚岚进了决赛,这就是既定事实,他公事公办地和龙虎山弟子们解释。在他的安抚下,不少人冷静下来。只是还有些弟子心存疑惑。

    “小师叔你不生气吗?”有人这么问。

    对此张灵玉只能苦笑。这龙虎山上领教张楚岚厚脸皮次数最多的人,他张灵玉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。他自觉往屁股上贴了一整个南极,张楚岚却丝毫没有感受到冷,总扬着张笑得春花灿烂的脸招他。

    气?要还被张楚岚一惹就炸,爆了的脑血管连起来都能绕地球一圈。

    “小师叔,你看见不摇碧莲了吗?老天师找他。”一个小弟子有些愤愤不平,“我就不明白了,老天师为什么就对他另眼相看。”

    张灵玉心说不仅你不明白我也不明白啊。

    不过这话自然是只能搁心里想想。张灵玉道:“我去看看他在哪儿。”





    张灵玉在后山找到张楚岚时,后者正坐在一块大石头上,叼着烟发呆。已是黄昏时分,夕阳在他脸上打上了浓重的阴影,半明半暗中一点火光跳动,极为醒目。

    一地的烟蒂,张楚岚不知是抽了多少支,浓重的烟味呛得得张灵玉微微蹙眉。他低着头,淡蓝色的烟雾袅袅,模糊了侧脸的轮廓。

    张灵玉上前,正欲说什么,冷不丁撞进了张楚岚的眼睛。

    —— 一双淡漠得有些冷酷,还带了刻骨铭心的疲倦的眼睛。

    张灵玉蓦的心口一紧。方才小师弟的话浮上脑海:“那张楚岚下场的时候,伴了满场嘘声和嘲讽,还有人用香蕉皮砸他,真真大快人心。”

    “张楚岚。”他放轻声音,喊了一声。

    张楚岚听到动静抬起头来。张灵玉亲眼看着,张楚岚面上所有情绪,在那一仰头的光景迅速消退,只剩下一片空明的笑意。

    他发现,面前这个少年,他从来不曾了解过。

    “小师叔,你怎么来了?”张楚岚拍拍屁股站起来,“采访未来罗天大醮的冠军么?”

   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,一次呼吸间,张楚岚又是那个张楚岚了,贱得让人恨不得去踹两脚,似乎之前那个眼底有暗光涌动的人是被夕阳晃花眼产生的错觉。张灵玉看着他脸上没有一丝破绽的笑容,忽然胸口有些闷。

    “没事吧?”张灵玉不擅长踹度人心思,只是直觉觉得应该这么问问。

    “有事啊。油没了,去帮我买一个好不好?”张楚岚晃晃手里的打火机,勾着唇角一笑,“再带瓶果汁,要草莓味儿哒!冰的就更好了!”

    张灵玉:“……”

    教科书级别的蹬鼻子上脸。

    张灵玉拂袖而去。走了几步后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,张楚岚还坐在那里,嘴角勾着淡淡的笑,眼底是一片空泛的寒凉。

    张灵玉忽然明白过来。

    他知道张楚岚为什么能和陆玲珑那群人打成一片了。进退有度,分寸拿捏地极好,赶人都敢得滴水不漏,给足了他面子。

    张灵玉转身离开,路过便利店时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,进去买了打火机和饮料。回到后山,张楚岚姿势都没变过,曲着腿,下巴搁在膝盖上看夕阳。

    “少抽点。”张灵玉把透明的塑料袋放在张楚岚身边。确实是心软了,在那一瞬间他想起书上看过的一句话:那么懂事,一定很累。

    张楚岚诧异地抬起头看他。张灵玉不知道该摆出个什么表情,只好偏过头假装欣赏落日。

    张楚岚突兀地笑出声来。一开始只是轻笑,渐渐笑得前仰后合,极其夸张。逐渐放大的笑声里,张楚岚整个人像重新活过来了一般,变得鲜明起来。他眼睛弯成了两轮新月,眼底深处都是明媚的喜悦,亮晶晶的勾人的紧。

     “笑什么?”张灵玉皱眉,“别笑了。”

    “小师叔,”张楚岚深呼吸,好不容易止住了笑,唇角却还浅浅地勾着,“么么哒。”

    张灵玉脸黑了。他转身离去,身后,张楚岚笑得更加放肆。





    最近张灵玉有意无意地躲着张楚岚。

    最后一场比赛打得异常胶着,四个人你一拳我一脚 ,当真是一场酣畅淋漓的菜鸡互啄。

    张灵玉走进看台时,发现哪都通的几位都在。

    徐四叼着根烟,翘着的二郎腿一晃一晃;冯宝宝以陕北老农的姿势蹲在座位上,手搭在额前遮太阳;张楚岚则痞气十足地踩着前排栏杆,眯着眼一口一口喝可乐。这场景看上去极眼熟,张灵玉认真思考了一秒,街头小流氓聚众斗殴好像就这么个画风。

    张灵玉想走,但因为他是龙虎山大弟子,比赛结束后要宣布晋级人选,只好硬着头皮选了个离他们远的地方站着——和这帮人待久了,会沾上匪气。

    比赛刚好在这时迎来了一个小高潮。混战中,一个选手击中面门,蹬蹬蹬地退了十余步倒在了地上,再爬不起来。张楚岚眉飞色舞地侧过身去和冯宝宝说什么,转回去时看到了张灵玉。他挑了挑眉,站起身。

    张灵玉倚着栏杆,余光没有错过晃过来的张楚岚。

    “小师叔喝饮料。”张楚岚扬了扬手里的袋子。张灵玉没理他。

    张楚岚耸耸肩,把塑料袋摊在椅子上:“要喝自己拿。”说完这句话,他没有再看张灵玉,而是趴在栏杆上认真看比赛。

    张灵玉不好开口,也沉默地看起比赛来。

    “小师叔,你说说,之前我到底哪里招惹你了?”悠悠的声音飘来,张灵玉转头,看见张楚岚目不斜视地盯着场内的赛况,像只是心血来潮地一问。

    张灵玉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 “挺奇怪的,那日小师叔你会帮我去买打火机,”没等到回答,张楚岚自顾自地说了下去,“我以为你会当没听到,毕竟你看我不爽,而且不喜欢烟味。”

    张楚岚歪头看着他:“后来我想了下,应该是我太帅太萌太无法让人拒绝。”

    张灵玉嘴角狠狠一抽。

    “或者就是,小师叔,你其实没你想象的那么厌恶我?”他笑了,黑甸甸的眼睛弯成了愉悦的弧度,“那你躲我干嘛?”

    张灵玉没由来地一阵心虚。
 

  

    日子以一种平和的方式流逝着。

    那日张楚岚撩拨他后,便是收敛了很多。张灵玉也没有再回避,毕竟戳破了尴尬,况且他认真思考后,觉得好像没必要躲。

    张灵玉还是很少对张楚岚假以辞色,张楚岚还是嬉皮笑脸“小师叔小师叔”地招惹张灵玉。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,又似乎一切如常。

    张灵玉却知道,确实有些东西不一样了。今日早课时老天师对张灵玉说灵玉你最近活泼了不少,如果说以前你心是一潭死水那么现在它起了层层叠叠的涟漪。

    张灵玉愣了一下,然后笑。张楚岚那么聒噪的人,自闭症被他这么骚扰着也迟早会成多动症。习惯了就好,也不算讨厌。这人贱出了格调,实在叫人恨不起来。

    况且,有了他,这清冷的龙虎山确实热闹得多。

    就一直这样或许也不错。



    但是时间终究不可能因为任何原因停下。它缓慢而坚定地推进着,轰隆隆地把过往辗成浮光。

    “明日就是决赛了。”张楚岚手里把玩着打火机,清清淡淡地开口。

    张楚岚的眼睛是极深的黑色,不笑时也会有浅浅的流光,将情绪都隐了进去。但凡有心人发现那一泓墨色下的暗流,他就无赖与与二百五齐发,摆出那副叫人牙痒痒的姿态,用贱气十足的笑遮严了面具下的脸,叫人无法窥探丝毫。

    此时的正经,倒还陌生了。

    张灵玉还在疑惑这小子突然找上门来,还这么严肃认真是为哪般,听到这话,才发现已经过了那么久。

    从初赛开始,他御着金光咒,以雷霆万钧的战斗站到了如今;另一边,张楚岚操着不光彩却极其有效的小手段,一路摸爬滚打地到了同样的高度。

    最终,他们要在决赛场上兵戎相见。

    换半个月前,张灵玉断然不会拒绝揍张楚岚一顿的机会,但半个月的相处下来,这种欲望似乎没那么强烈了。

    “小师叔你说我打得过你吗?”张楚岚抬起眼,眸光平静。

    张灵玉一噎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    “小师叔,你知道关于我俩的赔率是怎么样的吗?”张楚岚习惯了张灵玉的沉默,自己说了下去。似乎他们一直都是这样的,一个不停地说,一个安静地听。

    “一赔一百二。”张楚岚忽然展颜一笑,舒展身体靠在椅子上,“我押了五百块我赢。”

    那天后来张楚岚说了很多话,像什么小师叔你以后不要下山也不要入世,太可惜;小师叔你以后做人别那么正,容易吃亏,小师叔每次和你出去我都烦躁,因为你太帅了女孩儿们只看你……

    ——小师叔,这罗天大醮后,可能就见不到了。





    终是到了决赛那天。张楚岚遥遥地站着向张灵玉施礼:“小师叔请赐教。”

    张灵玉回礼。他看着张楚岚,把脑袋清空。赛前老天师教育他比武场上无兄弟,别说是张楚岚了,换你亲爹来也揍他丫的。

    “来吧。”张灵玉心如止水。

    “让我五招好不好?”张楚岚眯着眼笑,小狐狸一样,“小~师~叔~~~”

    端正了许久的心态瞬间崩了。张灵玉无奈,这人啊……永远是这幅样子。

    比赛的锣声敲响,张楚岚化作一道流光,迅速近身。张灵玉抬手招架。

    五招。

    张灵玉当真是让了。电光火石间五招已过,张灵玉暗暗心惊。张楚岚运起的金光咒力量刚猛十足,和几个月前简直判若两人,再不是随自己拿捏的模样。

    张楚岚后退了十余步,站定身子睨着他,眼里有种邀功似的小得意。日光下彻,把他的眉眼染得澄澈至极。

   或许只有这样的人,才配得上至刚至纯的阳五雷。

   张灵玉从来没有这么颓丧过。此刻,他终于无比清晰地意识到,在张楚岚面前,他早已一败涂地。

   一道电芒劈在了张灵玉面前,他低下头,咬牙,心已经输了,此刻,连比赛都要输了不成?

    他不想这么狼狈。

    张灵玉抬起手,有浓稠黏腻的黑水从广袖道袍间流下。

    哪怕是接受这心中的梦魇。

    墨色的水脏雷扭曲翻滚,一点点蔓延至全场。张灵玉费心掩藏了许久的秘密,就这样被他敞在了光天化日之下。

    张楚岚抬起头看着张灵玉,眼里有惊诧。

    张灵玉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。

    张楚岚太纯,映出自己的万般不堪。

    ——但这才是真正的他。

    张灵玉垂下头,水脏雷在脚下翻滚。他静静地开口了:“我轻易破了元阳,这水脏雷是我之恶果,我却自欺欺人,不愿直视,甚至迁怒于你。”

    张灵玉想,他确实是厌恶过张楚岚的。

    但张楚岚这人,太过明亮温暖,像光,让任何一个靠近的人都觉得舒适。先前那一点嫉妒和不甘,早在和张楚岚细水长流的相处中被消磨殆尽,仅剩的是艳羡和自卑。

    其实一直以来,最糟糕的人,是他。

    指甲渐渐嵌入掌心,张灵玉觉得自己每一句话都像刀子,把自己解剖于光天化日之下,心底的卑劣赤裸裸地暴露出来。在这样凌迟一般的剖白中,他竟寻得了一丝自虐般的快感。

    “当师傅找上来路不明的你时,我厌你,当我确定你有继承天师之位的资格时,我又妒你。其实一直以来,最糟糕的人,是我。”

    “张楚岚,对不起。”

   “我不接受。”张楚岚的声音。

    张灵玉苦笑,抬起头想说什么,意外地看见一双盈着笑意的温和的眼。

    “这算什么道歉?小师叔你话说的,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啊。”浅浅的调侃,把张灵玉所有的伤痛和狼狈柔和成了朋友的玩笑。张灵玉怔怔的,他怎么忘了,张楚岚一直都是这样一个人。

    张楚岚微笑了起来:“小师叔,以后做人圆滑点儿。”

    那一瞬间,张灵玉忽的就释怀了。他还在叫他“小师叔”,就像之前叫的无数声,这就够了。


    张灵玉一直觉得张楚岚身上的气息很让人舒服,却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形容。直到如今,在那氤氲日光下,明亮的笑驱散了所有阴霾,直入心底。

    是了,像光。即使背后有黑暗,也始终带着亮度和温度。

   




乱七八糟的流水账,一个没把持住,小故事被啰里啰嗦地写成了大长篇,还有后续,但太长了我分成了两部分。

不嫌弃我ooc飞起的剧情和矫情的文笔看到这里的都是天使,么么啾!

   

评论(21)

热度(378)